主页 > 时代无人 >河堤崩塌逢雨必淹 灾民盼建防护堤疏浚 >

河堤崩塌逢雨必淹 灾民盼建防护堤疏浚

2020-07-20 时代无人 148 ℃
正文

河堤崩塌逢雨必淹  灾民盼建防护堤疏浚

迄今仍未摆脱水灾梦魇的小甘密新村村民,促请当局尽速修筑遭冲蚀及河堤崩塌的上游河段,铺筑L型钢筋防护堤,改善该河段的疏浚效率,解决暴雨势必发生淹浸的水灾问题。

该村村委会今日还自费,请人在遭冲蚀的河段采取应对措施,以防再一场暴雨后河堤崩泻及河水暴涨淹漫两岸住屋的灾情重演。

昨日下午约5时,一场暴雨导致该村上游河段水势暴涨,沿河范围的40多间住屋受灾,商铺也被淹浸。

搁置改善排水系统

灾民投诉说,屋前大路的路基一再垫高,也阻截河水的排流,以前河沟还挺深的,现在沟渠却变得窄且浅,暴雨一下,紧接着水灾淹至。

小甘密村长黄沛根告诉《》说,其实政府很早就批准拨款改善该村的排水系统,只是后来却拨款修建民众会堂,因此该区沿河水灾问题持续。

他说,昨日水灾是多年来灾情最严重的一次,约40家住户受影响,损失惨重,好些住户家里的沙发、床褥、电器及电冰箱,甚至神台都被淹毁。

他说,为避免另一场暴雨后灾情重演,村委自费请人在发生崩塌及河段缺口打些树椿。

他也会协助收集受影响灾民的资料,协助他们据实报警,呈报财物损失数目,及附上灾情现场照片作证,向天灾季员会申报要求提供援助金。

“木闸”难挡洪水———菜农●谢谭带

在新村住了60年,只是近几年才频频发生水灾,主要是因为上游河段发展迅速,在发生暴雨后,上游河水都向下游冲淹过来,结果下游水势汹涌,村内沿河范围就淹浸成灾。

我家住屋侧边的河段则首当其冲,暴涨的河水淹漫过来,还夹杂着大堆泥沙,虽然屋前大门还特设2尺余的防水“木闸”,但汹涌的水势还溢过闸口,淹浸入屋。

满屋泥浆

好在昨天我没到菜园劳作,因此才稍有防备,及时将停放在屋外的汽车驾到较高处,我跟老伴两人奋力将物件都用椅子垫高起来,不过好些夹板家具都因浸泡在水而膨胀爆裂。

多数时候是在下午4时至6时发生雨后水灾,昨晚为清理屋外满地淤泥及满屋泥浆,我们忙到午夜12时才去睡觉。

过去发生水灾,福利部提供100令吉援助金,那简直就是杯水车薪。

家具泡水报销———家庭主妇●吴玉珍

屋后靠近河边的家具厂及厨房建筑,都被水淹浸,家具板料都被浸水。

过去因频频发生水淹,该厂房已经没做家具了。

大肆发展引水患———批发商●蔡宝安

家里5间房,有6个床褥都被浸湿,其中两个也没法晒干,只好扔掉,还有一部运动用的跑步机,也被淹坏。

周围未有发展以前,我们还未遭遇水灾,现在上游有很多新发展的花园住宅区,结果一下雨,屋前河沟就暴涨,水势汹涌进屋。

发生水灾时,我工作在外,家里只有妇孺及仅有一个男的在场,但暴雨逐渐停歇时,短短几分钟暴涨的河水就淹漫进屋,房屋内外都汪洋一片。

政府曾在河的另一端的河边打铁粧,是从路桥到另一个小桥的河段,则没有装置修筑防护设备,因此河的堤岸遭湍急的河水冲蚀,其实,政府应该在上述河段采取治水措施。

盼正视水灾问题———普贤精舍义工●郑地琳

该范围区是水灾黑区,不过4年前在村内创设的普贤精舍佛堂,却一再避过劫难。

可能是该佛堂地势较高,或是其他因素,该佛堂却没有发生水灾;但,我希望当局能够正视该区范围的水灾问题,协助灾民解决民困。

地板垫高仍浸水———家庭主妇●石秀芬

过去频频发生水淹,我们还特地升高房间地板,甚至地板垫高离地3尺,但是昨日还是难逃水淹的劫难。

厨房里新买的一个大型冰箱,也因水淹3尺深,而变成漂浮在水面的箱柜,我只好将冰箱里的冰冻食物,都搬到亲友家,昨晚家人也被迫暂时搬到亲友家避难。

家里的沙发都用椅凳垫高起来,屋外还摆放着一个被水浸坏的衣柜。

摩托车浸坏维修———家庭主妇●王美丽

水势来得迅急,那时我正用摩托车载送孩子回家,结果摩托车因被水渗浸,今天我被迫花费数十令吉去修理。

暴涨的洪水还将住屋侧边的路巷淹浸成咆哮的河,灾情骇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