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园区地理 >【绿色观点】台湾政府能源政策雾煞煞?国际风电布局三秘招 >

【绿色观点】台湾政府能源政策雾煞煞?国际风电布局三秘招

2020-06-13 园区地理 272 ℃
正文

【绿色观点】台湾政府能源政策雾煞煞?国际风电布局三秘招
REUTERS/Regis Duvignau

最近我在绿学院平台上发表了一系列离岸风力发电产业的文章,往往在发表之后立刻接到许多关切电话,许多人觉得我很爱看衰台湾,近年来,台湾重大投资案几乎只剩下离岸风力发电,结果我还一直讲离岸风电的坏话,根本就是股市空头分析师麦嘉华的翻版,俨然是「离岸风电发展的末日博士」!

会这样说的人,显然没有读过所罗门的审判。我之所指出这幺多的未爆弹,恰恰不是因为看衰台湾,而是看好台湾,我的专业就是法律,身为公众知识分子,我有责任指出这其中潜藏的危机,这其实是国家付我薪水要我做的事情。

台湾的经济发展,需要多元的电力来源。无论灰电、绿电,只要发得出来,都是有机会可利用到的电,但发不出来,就没辄了。每一种电,基于能源多元化的立场,都应该让他适度地存在,不彼此打死对方,也不独大地存在。

我知道各位都是世界盃等级、也是纵横沙场多年的老将,也都赞同天赋人权,但「权利不是别人给的,而是需要自己争取的」,我虽然还年轻,但有幸在 2000 年政党轮替后,推动非核家园与再生能源发展时,就加入了观察这一个能源转型局面的角色。我当年看到什幺?再生能源产业中,每一个都是大砲,每一个都在轰政府。咦!有没有搞错!当时的陈水扁政府要搞非核家园、推动再生能源发展,为什幺会被再生能源业者轰?

今天的你们应该难以想像。这也就是台湾跟其他国家不一样的地方。其他国家要推再生能源、要搞核电电厂提前除役,政府就会整个动起来,而再生能源业者只要配合,自然就水到渠成。但在台湾,你们没有注意到很奇怪的地方是,总统和政府高层一直说要推,但怎幺一下子看到大根的胡萝蔔很开心,但一下子却又在这过程当中,政府部会间都不同心,都在杯葛离岸风电的发展?一下子又拉、一下子又放,搞得人家好乱?

Voila! Welcome to Taiwan!

十几年前台湾开始推动再生能源的时候,也是这样子。你们再生能源发展的产业前辈,就是在这样的恶劣环境内,在各种场合轰政府,跟政府作战。目的无非就是让政府的「政务」高层,可以知道下面的人在胡搞,提出一堆不切实际的方案,不要被下面的人唬了!而成绩也相当斐然,在这样逆境下逆流而上的结果,就是我们在这一波,创造了陆上风电发展的黄金时期,及扶持了太阳光电产业的出口实力!

台湾的投资文化,你们可能相对陌生。你们对于遥远神秘东方国度的认知,想必很多人知道的中文,就是:「有关係,就没关係」只要打点好关係,做好面子,就没事了。其实老实说这也不是我们东方社会特有的文化,你们西方社会也是一样的,百老汇经典音乐剧《芝加哥》不就说了吗,你给妈妈方便,妈妈给你方便。这也是你们最近一窝蜂,做了你们在自己国家投资风电,不太会做的一堆无意义的事情。勤跑各地,签一大堆在你们国家不会签的合作备忘录,开一大堆不知所云,谈论主题一再重複的研讨会,拿一些很丑的牌子拍照。你们这辈子应该没有在商业场合拍过这幺多张照片,还在媒体上曝光。很多时候,我都可以看到你们在照片中,不经意透露出的那一抹尴尬的笑容!

而你们彼此之间,似乎也觉得,输人不输阵,你有一个 MOU,我就要有两个,你有两个,我就要有三个。若你只有 MOU,我再来想想有什幺额外的东西,融资意向书吧?工程契约吧?结果大家又都有了,怎幺办,那就是去打通各种政府高层。或说要扶植学校,或说要扶植当地就业,提供实习机会,五花八门,大家极尽所能跟政府打好关係,表达自己爱台湾的心,希望能够换到政府选你的承诺!

但你知道吗,中文里还有一句话,叫做「铁打的衙门,流水的官」,你也可以顺便学起来,这个英文可能就没有了。遇到做事的官稍微好一点,但遇到只想拿利益不做事的官,那就麻烦大了。注意,这里讲的是利益,不一定是钱,可以是形象等等。这些人看的,都是自己眼前短线的利益,不会以大局为重。他们知道自己不会永远待在政坛,所以能捞的要尽量捞,原本要平等互惠的,却变成只有一方得到利益,如选民、地方民众的支持等等。在关键时刻,就翻脸不认人走人。例如,明明都已经白纸黑字签好的 IPP 购电合约,还是可以因为购电价格不合理的政治压力,在签约几年之后,反过来对业者施压。所以现在说要给你们五块八的趸购费率是吗,嘿嘿!

三招防身,防君子也防小人

但是我们也不要太担心,我们行走江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只要齐备好我们的武器库,到时候看怪物是什幺等级,就拿出相对应的兵器来应战就好。

从法律的角度,我给各位三个大招:

第一招 WTO 及贸易制裁途径

其实台湾政府超级害怕在外交上被孤立的,这也是台湾长年以来,各种议题都相当配合的原因。就算面对美国总统川普这样的无赖,打算针对太阳光电模组课税,透过 WTO 各种管道,也让川普不敢肆无忌惮。若套用一样的作法,是否可以针对台湾政府推动国产化、在地化的这些作为,跟 WTO 控诉?这样自然会形成政治压力,让政府不敢为所欲为。反正看来,这一块的律师钱没有办法省下来了,不如透过外交及政府管道,拉高争议的层级。

第二招 拟定未来风险控制之策略

离岸风电的投资,在台湾已经成为高风险投资。不过有些策略可以使风险控制在一定程度,例如,是否在此会期列为优先法案之「再生能源发展条例」修法中,纳入强化投资安定性的条文。或许有些推动路径,必须要打掉重练。但至少,拿到的权利,才是比较稳固,有法律保障的权利。

第三招 拟定法律面的应对策略

未来在法律风险上,还有许多未爆弹,建议也应未雨绸缪及早因应。遴选为了避免你们大家反弹,一定是会採取大家有奖的方式,至于走不走得过去,那是以后的事。

所以未来最有可能的情境,就是你们告别人。政府挂保证、吹嘘说很了不起,一定做得到的台湾相关零组件或分包厂商,一定会让你们失望。你们必须未雨绸缪,及早拟定若台湾供应链无法顺利上路的因应策略。另外,与台电的关係,到底是要採取旷日废时的法院体系来处理,还是要将其他比较快速的纷争解决途径也都是需要即早纳入。

即使现在的情况这幺混乱,这幺令人挫折,「末日博士」的心中,仍期待有生之年,能亲眼看见台湾海峡架起了风力发电机,我相信,那会是很令人骄傲的时刻。